今天是: 天气预报:
  
 
  滚动消息
   
  您现在的位置:
首页
>> 文化天空 >> 文艺园地
 
父亲的梨树

发布日期:2017-08-07浏览次数:字号:[ ]

  本网讯(通讯员 赵珊)我的家乡在湖北省枝江市的百里洲镇,那是一个美丽的江心岛。

  十年前,我背上行囊,离开这片熟悉的土壤。曾经站在天涯海角眺望远方追寻梦想的足迹,在海天一色的青海湖思索着生命的意义,也曾在天坛公园里抚摸着古树聆听历史的声音。但走过千山万水,每次一想到父亲的梨树,它就恰似心中最柔软的地方,时刻在我脑海里闪现着倦鸟西归的思念。

  日暮白云远,煮酒盼月圆。

  孩提时代,那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情景时常浮现在脑海,梨树沿着山坡起伏绵延,层林尽染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甘露匝时,看着梨树吐蕊结芳,一片清香,令人陶醉;炎炎盛夏,看着梨树累累硕果,清脆甘甜。隆冬时节,皑皑白雪压在梨树枝头,仿佛是梨花怒放,相映成趣。瑞雪兆丰年,雪花与梨花共梨树成一色,孕育着来年的丰收,也担起了一家人的生计,那时候梨树是一家人的生命,有时刮风下雨让人担心地整晚睡不着觉,生怕梨会经不起风吹雨打,散落满地。

  不过好在父亲总是精心呵护,待他们如孩子般照料,它们总是个大清甜,硕果累累。寒风凛冽,看着父亲伸出开裂的双手,挥着汗水为梨树松土修枝,爷爷推着手推车,一锹一锹地在满村捡拾牛粪为梨树施肥,幼小的我便坐在田埂遥望着天际,看着云卷云舒,时而像含苞待放的梨花,时而像盛情招展的梨花,在风中渐渐飘远。花开时节摇曳多姿的梨花,像是散落在人间的精灵,在短暂却最美好的时候释放自己的大美容颜和沁人芳香。落花并非无情,它化作尘泥辗作尘,为飘香满园的梨提供着营养。父亲常说,为人要像梨花,要在青春年华绽放人生,在一生中甘于奉献,无怨无悔。

  盛夏时节,正是梨长个的时候,父亲在梨园搭了草棚,我便经常爬上去和他聊天,耳边蛙声一片,他用一双粗糙的手为我打扇,驱赶蚊虫。遥看满天繁星,听他讲革命年代的故事慢慢睡熟,渐渐长大,天真的我那时以为梨也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。一年中最高兴的便是收获梨的时节,甘甜清冽的百里洲砂梨在市面上总是格外受欢迎,看着金黄色的大梨装在箩筐运到远方,一家人总是笑呵呵的。岁月的风总是很无情地吹过,梨树开始姿态颓老,结的果实越来越少,越来越小,只有梨花越发陈酿着芬芳,这或许是时光的味道吧。

  后来因为求学到了县城,看着满眼的旖旎风光,沉醉于城市的烟雾缭绕,似乎渐渐淡忘了那种味道。但父亲的电话总是如约而至,告诉我家乡梨花开了,让我有时间回去一起看看。我口头应着,却随即忘在脑后。那时候梨已经不值钱,许多人将梨树砍了当柴烧,只有父亲依然坚持种着他心爱的梨。

  再后来,梨园的产量慢慢减少,已经不能满足一家人的生计需求,再三权衡下,父亲不得不砍掉心爱的梨树。那天秋风咧咧,我陪着他看着梨树一棵棵被推土机连根拔起,老树盘根错节,留下了巨大的坑,我想父亲的心里也留下了巨大的缺憾。

  梨树堆在老家一连烧了三年多,它成了我们冬天取暖的依靠,红色的火苗中飘着梨木香弥漫了整个屋子,父亲依旧爽朗地讲着我听了一遍遍的战争故事。只是父亲头发渐渐花白,皱纹慢慢布满额头,他就像这梨树一般,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献给了我们这个家。

  每年的八月是家乡的梨上市的季节,渡江的码头那里聚集了许多卖梨的小商贩,但凡从那里经过,我总是会选择买上几斤,因为那种味道是家乡的味道,也是父亲的味道。

   


上一篇】 【下一篇】 【我要纠错】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 【返回顶部
   
网 站 链 接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